RORO禎

KinKi Kids forever!
KT、TK、互攻可,總歸一句KinKi可逆不可拆!!!!
歡迎勾搭(側躺招手

【KK-KT】暗戀 二十題 (全)

練文筆來著的

KT

清水向

OOC

******************************************

1.伸出去的手

 

「つよ、起床了!」

「嗯……こーちゃん?」

「好了,別賴床了,起來吧~下節課快開始了!」

羽睫輕顫,張眼就是那個人逆光下帶著寵溺笑顏的俊美臉龐,以及那隻伸出的右手。

「嗯……」

揉了揉睡眼,然後伸出手握上那隻厚實的手掌,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拉起。

「走吧。」

 

堂本剛望著離去的背影,輕輕握住那剛剛被放開的右手。

他突然覺得,午後的陽光都不及指尖傳至心臟的熱度來的發燙。

 

 

2.躲起來偷偷看著他

 

「光一くん~」

黏膩的女聲叫著他的名字,抱著老師交代的講義路過中庭的堂本剛,不自覺停下腳步,一個側身躲在最近的櫻花樹後。

看著笑地賊兮兮的女同學們,團團圍住他,然而站在最後面的女孩害羞又扭捏的被拱到他的面前,雖然聽不到聲音,從那白皙的臉蛋浮上的緋紅,還有緊緊絞著的纖纖玉指就知道,她是要向他告白。

心臟突然像是被人狠狠掐了一下。

 

是喜歡他的呀……真可憐,喜歡上那個像歐吉桑的人……

 

垂下發酸的眼睛,不禁掩起那僵硬的嘴角輕笑著,然後扶好快要掉下來的講義,轉身決定離去。

「我幫你。」突然那個熟悉的香氣靠近,手上的重量瞬間變輕許多。

「こーちゃん?」堂本剛不禁眨眨大眼望向眼前那帶著清冷的俊顏,餘光瞥見那群面帶失望的女同學們,尤其是那個喜歡他的女孩。

「走了。」

「啊、好!」

堂本剛小跑著追上那早已走在前端的他,徒留那一群女同學還有他的同情。

 

「こーちゃん,那個女生怎麼了?」

「就、唉、沒事啦、反正女生就是麻煩!」

「ふふふ……歐吉桑說這種話會交不到女朋友喔!」

 

 

3.至今未歸還的筆

 

「這是我的筆吧?」

 

堂本剛坐在他的房間內,意外發現他的桌上靜靜躺著一隻熟悉的筆。

是在上課的時候,堂本剛借給他的筆。

 

他還記得,那日陽光和煦,天空藍的像是被水洗過,而窗外滿開的染井吉野輕輕隨著微風吹拂而輕擺著。

堂本剛愜意地倚靠著窗邊瞇著眼享受春天氣息。

 

「各位同學,今天班上來了一位新同學,請上來自我介紹吧。」

「大家好,我叫堂本光一,請多指教。」

熟悉的姓氏,還有來自全班騷動驚呼與目光注視,堂本剛才把注意力轉移到講台上那抹單薄的身影。

「既然也是姓堂本,那麼光一くん你就坐在剛くん的旁邊吧。」

「剛くん,請多指教。」

冷冽的香氣不知何時早已佇立在他桌子旁,堂本剛下意識地抬起頭,才意外發現他的新同學長得非常好看。

有著漂亮線條的下顎,緊緊抿著嚴肅的唇線,挺立的鼻樑,還有那雙隱藏在黑色瀏海之下宛如黑曜石的瞳孔,毫無情緒的注視著他。

不小心跌入那深不見底的眼眸,堂本剛覺得自己的心臟開始失速。

「請多指教。」

 

絕對不合!

這是堂本剛在心底下的第一印象。

 

「那個、剛くん……」

「嗯?」

「我忘記帶筆了,可以借我一支筆嗎?」

聞聲轉頭過去,一陣強風捲起落櫻吹進,迷了那張帶著羞忿的臉。

當堂本剛將自己最喜歡的筆遞給他,突然覺得他應該可以跟這個新同學相處得不錯。

 

 

「ねね、こーちゃん~這是我的筆吧?」

「不是,是我的!」

「才不是、是我的!是你轉來那天我借你的!」

「不、是我的!」

 

一陣強風捲起落櫻吹進,迷了那張帶著孩子氣的臉。

「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你是技安嗎!」

 

 

4.臉紅心跳

 

堂本剛很喜歡畫畫,而他的夢想就是成為畫家。

他天天抱著他的素描本,畫天畫海畫車畫魚。

只是最近這兩年,他的素描本裡卻只有一個人。

是那個總是讓他心跳加速的漂亮側臉。

 

 

5.生日

 

「ね、こーちゃん,今年過年我要回奈良,不能陪你了……」

「喔、嗯……」

 

就在今年的最後一日,他打開家門,門口放著一個紙袋。然後打開紙袋發現裡面放了藍色印著熱帶魚的包裝紙包的精緻禮物。

他疑惑地拆開包裝紙,被堂本剛放置的壞心情瞬間消散而空──

那個禮物是他們放學回家途中,經過櫥窗所看到的,他很想要的法拉利模型。

 

 

6.刪掉寫好的一大段簡訊

 

12/31 P.M.11:00

 

『堂本光一さん:

18歲生日快樂!今年也很耀眼喔。

為了能在你身邊,守護你、愛護你,那我就將我的愛送給你喔。

我喜歡你,我只說一次喔!

當我不在你身邊,想哭的時候,請想起我的愛在你身邊安慰著你;笑的時候,我的愛也會陪著你笑。

從今以後,我們會創造出更至高無上幸福的時間,

所以你要好好珍惜我的愛喔!

生日快樂

Tsuyoshi Domoto』

 

冷光反射在發燙的臉頰,垂下眼簾,移動在手機按鍵上的手指再度飛快移動著。

12/31 P.M.11:59 發送

 

1/1 A.M.00.00

 

寄件人:つよし

 

『堂本光一さん:

18歲 ハッピーバー ヾ(*´∀`*)ノ 』

 

 

「喂,つよ,你的簡訊是什麼意思?祝賀可以不要只有一半好嗎!」

「ふふふ……」

 

 

7.夢

 

「つ、つよし、いや、俺は好きやねんけども…お前どうなん?」

 

海邊特有的腥鹹氣味鑽入鼻中,地平線的一線光芒照亮他泛紅的耳尖,巨大的海潮聲卻掩飾不了那個人因為害羞而爆出來的關西腔。

「ふふふ……バカ……」

 

 

黏膩的汗水弄濕了背心,堂本剛翻了個身,捲翹的睫毛不捨地顫了顫然後打開。失神地望著那熟悉的天花板,那海邊特有的腥鹹氣味彷彿還在鼻尖,讓他不禁勾起苦澀的微笑,細細回味著裡頭的甜蜜。

 

 

8.了解他每件事

 

「剛くん畫的真好,這是光一くん吧。」

柔柔的女聲自認真畫畫地堂本剛頭頂傳來,聞聲抬首才發現對方是那個在庭中要告白失敗的女孩。

「謝謝,請問有事嗎?」

將素描本闔上,儘管嘴巴吐的是禮貌性的話語,可那雙總是濕漉漉眼眸卻被蒙上一層無法破除的緊戒。

「對不起,我不該偷看的。」

人人都說這對堂本,一個生性冷淡,而另一個很好相處,可她現在領教到的卻並不是這麼一回事,雖然是她有錯再先……

「嗯…沒關係。」

見女孩害怕的縮瑟著,反正對方都已經道歉了,身為和平主義的堂本剛只能撅起嘴糯糯回應著。

女孩絞著手指,有些猶豫的在堂本剛身旁坐下,然後兩人任憑這份尷尬蔓延。

「妳、妳喜歡光一吧?」

堂本剛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這句話,餘光卻看見女孩輕輕一顫,然後羞澀的點頭。

女孩爽快承認反而讓他感到豁然開朗。

「ふふふ……喜歡上這種歐吉桑很辛苦喔,他可是世界第一任性的王子殿下喔!光是吃東西就很挑食,不吃茄子也不吃芹菜,上次我做了煮茄子給他,他竟然全部倒掉!根本就是小學生;還有他根本不出門,跟他出門他只會黏在我後面像逛美術館一樣……」

「剛くん真清楚光一くん每件事……」

 

 

9.情書

 

「那麼,可以請剛くん幫我把這封信交給光一くん嗎?」

 

 

10.只要靜靜的看著你

 

將那封信拿給了他,而他卻只是挑了挑眉收下。

 

「你希望我交女朋友?」

堂本剛只是笑而不答,然後拿起收拾好的書包轉身,不然那滿溢的水氣一碰就會脆弱地掉落。

這樣是好的,他在心底不斷說服自己。

他只要在待在他身邊就好了──

 

「我會考慮的。」

自身後傳來的低沉嗓音,成功擊碎了他的倔強。

堂本剛任憑滿溢的水氣凝聚,然後沿著臉龐滑落,心底的聲音依舊說服自己:

只要在待在他的身邊就好了──

 

 

11.玩笑

 

「つよちゃん,最近光一好像都沒來找你耶,你們分手了喔?」

「沒有呀~因為旦那さん在花心呢~所以他很忙喔~」

「是喔,難怪最近看到他跟一個女生在一起~」

「對呀,身為嫁的我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12.現實

 

「難道身為嫁的つよちゃん都不會吃醋?」

「為什麼要吃醋?我們只是朋友呀!」

 

 

13.只能掛著笑容送上祝福

 

「我跟她在一起了。」

「嗯,恭喜你了光一,要好好對待人家喔!」

 

在鏡子前練習過幾百次的笑容,在堂本剛真的實際上場時,完美地展現他的練習成果。

 

 

14.聽著你說著她的事情

 

「つよ,我跟你說、那傢伙好可愛,她竟然……」

 

他最近一直散發出一種幸福的氛圍,也很喜歡找堂本剛分享他的幸福。

就跟現在一樣,一屁股坐在堂本剛身邊,漾著孩子氣的笑顏述說著與那女孩相處的過程。

「嗯嗯,是喔~」堂本剛拿出素描本開始畫著窗外的風景,嘴上敷衍著。

 

他不知道自己何時染上這個奇怪的習慣,只要他在自己身旁,堂本剛就會下意識拿出素描本開始畫著他所看到的東西,不管是貓是狗或是窗外的風景,像是想要分散注意力一般,邊聽著他說話,可所有注意力卻只集中在手中的畫。

 

只是堂本剛也發現了,他現在的畫中,已經沒有他。

 

 

15.明白

 

「つよ,我想我愛她,你明白嗎?」

 

筆一顫。

 

他明白了──

自己的心已經殘破到非常難看。

 

 

16.嘎然停止的話

 

「是喔,那很好呀!」

垂下眼眸揚起一抹淡然的微笑,堂本剛收起素描本準備離開這個修羅即將降臨的場所。

「那つよし你明白嗎?」

那個人卻殘忍的咬著他,早已鮮血淋漓的傷口已經血肉模糊,痛的他流不出淚。

「我明白,所以不要再跟我說你跟她的事了!」

帶著嘶啞的怒吼迴響著。

「為什麼?難道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很痛,要堂本剛親口承認太過殘酷;被他點明因為是好朋友太過殘酷,那份惡意的無知狠狠踩著。

「因為我、」

空氣突然進不了肺部,堂本剛只能張著嘴艱難的吸吐的,他差點、差點就要說出來了……

還好該死的理智硬生生把一切拉住、強行扭轉。

「因為我聽膩了。」

 

堂本剛只是垂下眼簾,抱著素描本轉身離開,徒留錯愕的他。

 

 

17.  告訴大家我討厭你

 

「つよちゃん,最近光一好像都沒來找你耶,你們分手了喔?」

「對呀~因為他老是欺負我,所以我最討厭他了!」

 

沒錯,這是真實。

他真的最討厭他了──

 

 

18.  不再期望的愛情

 

堂本剛將關於他的東西全數封印在箱子裡,連同存有他的簡訊與號碼的手機。

 

他躺在床上擺弄著新手機,愉快得想著要給親友們傳新號碼。

 

已經畢業的中居學長、木村學長、坂本學長、松岡學長……

同年的智也、筱原、田中、三宅……

還有學弟小准、小可樂、トマ、傑西……

 

就是沒有他──

 

19.  自欺欺人

 

「つよ你的手機、」

「對不起,光一くん,我有事必須先走,再見。」

故意疏遠的稱呼,看著那張漂亮的臉掛著失落的表情,讓他早已麻木的心,卻在此時微微抽痛著。

只是在轉身之後,那絲疼痛就被他強行抽走。

 

『被你狠狠傷過給你一點報復也不為過吧!』

嘴角扯了扯嘲諷的笑,然後告訴心底的自己,最後對他的感情貌似剩下那扭曲的成就感。

 

之後堂本剛將自己投入準備報考藝術大學當中,忙碌的生活讓他覺得內心平靜。

 

就這樣畢業、上大學、出社會。

永遠不要有交集──

這或許對他來說,是最完美的結局。

 

20.  重新開始的新生活

 

十年過後,堂本剛已經是個小有名氣的畫家。

有次回老家在自己房間翻出了一只箱子,他才想起當年自己苦澀的初戀。

就如他所希望的,他們自從畢業之後就完全斷了聯繫,現在那個人在哪裡正在做什麼也不知道。

對於這份感情,在多年之後他其實還是很遺憾。

既然心已經破破爛爛,那麼也該抱著粉身碎骨的決心也要告白……可當年的自己沒有堅強到這個地步。

 

靈光一閃──

 

他準備了紅藍漆各一桶,穿上圍裙播放FUNK音樂,然後隨著音樂節奏,提起紅漆往畫布左上潑,再提起藍漆往右下角潑,紅藍漆重疊到的部分渲染成紫色,他拿起調色盤在正中間的紫色加深,直到那份紫色深沉到發黑。

 

『Rosso E Azzurro』

 

火熱奔放的紅色代表他;憂鬱沉靜的藍色代表堂本剛,而混合後的紫色是他們的關係,曖昧卻難以跨越。

抑或可以代表堂本剛對於那個人的情感抒發:紅色是愛情、藍色是痛。那個人在宛如畫布純白青澀的他身上,加上了不規則的顏色,當愛情與痛混和衍伸出更多的情感,青澀的自己卻無從招架,只能用真心去面對這份矛盾又深沉的脆弱與堅強,也讓他看見更加真實的自己。

這幅畫代表的是堂本剛。

 

所以在畫廊掛出之後,有不少人詢問。

可堂本剛卻噘著紅唇軟糯說著:不行呀不行~我怎麼可以隨便把自己賣掉呢~的拒絕掉了。

然而掛出一年之後,堂本剛新任的畫廊經紀人岡田准一,風風火火的闖入堂本剛的工作室──

 

「つよし,又有人要買你那幅Rosso E Azzurro了。」

「是喔,都過了那麼久了還有人要呀~是誰要買?」

 

 

「堂本光一。」

 

******************************************

跟親友說了我想練練文筆,

沒想到她老兄(?)竟然丟了一堆題庫給我

於是我就在裡面挑了我目前應該能駕馭的東西

原本想要寫個十題,

結果欲罷不能寫到二十題

哈哈

以上

评论(18)
热度(76)
  1. RORO禎 转载了此文字

© RORO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