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O禎

KinKi Kids forever!
KT、TK、互攻可,總歸一句KinKi可逆不可拆!!!!
歡迎勾搭(側躺招手

【KK-KT】暗戀 (一)

KT

目前清水

之後可能會有肉

OOC

BUG一定有


前篇指路:

暗戀二十題

***************************************

1.

堂本光一看到這幅畫,是在一年前。 

『Rosso E Azzurro』

作者是ENDLICHERI☆ENDLICHERI。 

是一種古代魚的名字,可食用,只是圖片看起來不太好吃。

這是當年堂本光一對於這個奇怪的名字,然後在網路上Google出來的結果。

其實在這幅畫之前,他就已經知道這位畫家。 

五年前,他剛出社會成功進入國際知名的輪胎大廠做業務,被客戶拉著去逛藝廊。當年心裡還邊吐槽著:要我去看畫倒不如看輪胎好。但還是陪著笑臉去逛逛他從來沒興趣的東西,卻意外的被一幅畫給吸引住。

一個微笑的小嬰兒舉著一個地球,標題是:生命只有一個。

線條簡單,顏色樸素,卻簡單點出作者想要表達對於新生命的期待。溫暖地讓光一不自覺發自內心微笑。

當日,他就把那幅畫給買回去,掛在他家客廳。

他還記得他姊姊堂本惠看到那幅畫嚇到差點以為自己那位只對輪胎有興趣的弟弟是不是撞到頭還是被外星人抓去改造。之後,光一只要心情不好或是有挫折的時候,就會到畫廊逛逛,只要有ENDLICHERI的新作,便會買回去。

堂本惠看著光一家越來越多的畫作,於是開始對光一喜愛ENDLICHERI這件事感到好奇。

「不,我只喜歡他的畫…人的話我沒啥概念呀……」

這是光一先生讓堂本惠大大翻了個白眼的答案。

「你喜歡他的畫難道對他沒有興趣嗎?像是他畫出這個的時候在想什麼、他的個性是什麼,為什麼會畫出這些畫之類的?你還是FAN嗎!?」嫻靜優雅的堂本惠就這樣吐槽著,只見堂本光一搔搔後腦一臉正直的搖頭。堂本惠終於了解了,對人沒有興趣的光一,對於ENDLICHERI這個人,永遠也止於欣賞他的畫作而已。 

直到這一天──

平常都是清新溫暖的風格,突然一改以往的作畫方式,大膽的潑墨藝術,紅色、藍色、紫色、黑色不規則的在畫布上蔓延,色彩飽和而且絢爛,雖然狂野卻還是看的出其中的細膩,一種強烈而且熟悉的情感就這樣撲面而來。

對於那種情感他不太會形容,只是這幅畫讓他想起一個人,他高中現在沒聯絡的好友──堂本剛。 

堂本剛對於堂本光一來說,是很特別的存在。

這是他們共同好友長瀨智在喝醉時說的。可是堂本光一從不這麼覺得,說是特別的存在總覺得太過矯情。

他們只是剛好同姓;他轉學過來也剛好進了他們班;剛好被安排坐在他身邊;剛好成為好朋友。過多的剛好其實在堂本光一心底有小小燃起:這難道是命運!?這種羅曼蒂克的想法,雖然最後還是被他一笑置之。

他記得當年與他的感情好到如膠似漆,不管做什麼都在一起。明明個性截然不同,一個理科生、一個文科生,就算聊天聊到沒話題,在同空間做著各自想做的事,也不覺得尷尬,就連堂本剛自己都戲稱他們兩人是夫婦,他回到家看到爸媽的相處方式,也就笑笑的默許了。

其實堂本光一有想過這是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他對可愛的東西沒有抵抗力吧……這是他盯著堂本剛的睡顏所整理出來的結果。圓圓的臉蛋上鑲著一對小鹿般的水靈靈大眼,小巧的鼻子、那像是索吻般翹翹三角形的粉嫩唇瓣,還有笑起來就會露出來的小虎牙。

堂本剛個性善良溫柔,心思比女生還要細膩,是個討厭輸的完美主義者,有點小任性,偶爾惡作劇,這些如果套在其他人身上,堂本光一就覺得麻煩;但是如果套在堂本剛就是可愛。

他很喜歡他釣到魚開心地向他跑來;對他惡作劇之後得意地小表情;他也很喜歡他專心畫畫的側臉;還有發現他的素描本滿滿都是自己的時候,那噘著嘴搶走素描本的羞怯表情。「只要つよちゃん在,就看不到こーちゃん的正臉。」長瀨智也在喝醉的那日也這樣跟堂本光一抱怨著。

不管旁人怎麼說,反正堂本剛的一切都莫名可愛有趣,所以不管他做什麼都會原諒他,只要他開心就好。 

但他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何當年會就這樣決裂了,就因為一個他到現在記不起的女生。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是跟那女孩開始交往開始,是因為他交了女友就冷落他的關係嗎?

他記得堂本剛其實在很久之前,偶爾會露出一種痛苦的表情,卻總是在他發現之後馬上一抹而去,讓他永遠沒有機會去探查。

尤其是當年決裂時。堂本剛就站在他面前任憑那份痛苦傾瀉而出,讓他無法招架,就連開口的力氣也被給沖碎了。只是那張泫然欲泣的表情,卻用力的掐住他的心臟。陌生情感隨著心臟部分的疼痛油然而生,卻讓他感到恐慌。他就這樣把自己投入學業當中,狼狽地逃走了。

這是他一直很後悔的事。就算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麼回事,他也該把堂本剛給緊緊鎖在身邊,不讓他離開。 

只是十年過後,可依舊不知道他對堂本剛的那份情感到底是什麼。

即使站在這幅畫前,他思考著。 

「ね、つよ,我到現在還不懂呢……如果問你…你會告訴我答案嗎?」

堂本光一緩緩伸出手,指尖接觸到畫框所傳來的冰冷告訴他,堂本剛已經離開的事實。



***************************************

然後D本K一用手摸了畫框之後就被保全先生給扛出門了

↑專注毀小清新三百年的女人

最近日子過到不知道是星期幾

我覺得我要振作!!!!

然後這篇真不知道在短什麼(掩面

我努力看看明天能不能再更

以上

评论(5)
热度(67)

© RORO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