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O禎

KinKi Kids forever!
KT、TK、互攻可,總歸一句KinKi可逆不可拆!!!!
歡迎勾搭(側躺招手

【KK-KT】暗戀 (二)

KT

目前清水

之後可能會有肉

OOC

BUG一定有

前篇指路:

暗戀二十題  暗戀(一)

***************************************

2.

 

當天,他並沒有把那幅畫給買回去。

雖然他有詢問過,可是那個有著深邃五官,叫做米花的年輕畫廊經紀人卻說了,這個作品是ENDLICHERI作為自身最為重要的作品,可以說是自己的分身,所以是不賣的。

還模仿著據說是ENDLICHERI本人的口音說著:「不行呀不行~我怎麼可以隨便把自己賣掉呢~」

熟悉的軟糯口吻,不過太過怪裡怪氣,所以堂本光一也只是一笑置之。

所以他最近有空閒的時候,總是會到畫廊,站在那幅畫前,什麼都不想,只是靜靜地凝視著,以這種方式去思念著那個人。

「つよ,你現在在哪裡呀……」他不禁低聲地說著,突然覺得眼眶有點發熱,堂本光一也只是眨眨眼,扭頭離開。

 

他不是沒有嘗試過要去找他。

 

可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一般,不管他怎麼找也找不到人,就算畢業後押著長瀨問,只得到要他去問當年在K大就讀經濟學系的高中學弟岡田准一這條線索。

到了K大成功找到岡田准一,對方對於自己的到來卻一點也不驚訝,只是掛著淡淡地笑容,將他的朋友們打發走,直到教室裡只剩他們兩人。

「ふふ…我就知道你會來」從鼻腔裡發出的笑聲像是在嘲笑他一般,成功點燃他壓抑的怒火。

「つよし在哪裡?」

「つよ不想見你。」

從以前的つよし先輩變成つよ,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親密?

漂亮的眉一皺,伸手就抓住岡田的衣領往牆上跩。

「不可能,他在哪裡?」

 

堂本光一承認自己其實看這個學弟不爽很久了。

當年還是個西瓜頭小鬼就這樣抱著吉他,怯怯地跑到他們班說著要找堂本剛,而堂本剛一看到他就瞬間神采飛揚。

 

「ね、つよ,到底是岡田重要還是我重要?」

「當然是小准呀!我以後可是要跟他結婚的~」噘起唇摸著鬢角故作害羞說著,然後看到堂本光一垮下來的臉後才掩嘴偷偷笑著。明知道是不可能的,還是讓堂本光一生悶氣很多天。

 

只是當年他沒想到,那個西瓜頭小鬼真的長大了──尤其是被他壓制在K大教室地上。

「堂本學長,つよ他真的不想見你。」因為過度用力而微紅的俊顏,他像是在壓抑情緒低聲音說著。

「他在哪?」一個挺身,將身上的人反壓制。

「就說了他不想見你了!你難道不知道你把他傷的多深嗎?」

岡田的低吼把堂本光一給打醒。他頹然的放開岡田,狼狽地坐在地上,早已破碎的情緒快要從那發熱的眼眶落下,只能將臉深深的埋入手掌之中。

他就是不知道,所以才要找出他問他呀……

「你自己想想吧。」

岡田不禁同情眼前的男子。明明已經深入泥沼無可自拔,卻不自知,失去之後急速滅頂,到最後卻還在盲目掙扎著。

「我知道了,謝謝你。」

堂本光一也只能收起情緒,悠然離開,然後就此放棄……?

他不會放棄的!

或許過一陣子他就會出現的!他只能這樣說服自己。

 

只是當晚長瀨智也接到消息,又拎著一打啤酒去他家。醉醺醺的長瀨攬著堂本光一的肩:「こーちゃん好厲害,竟然可以把准一制服,那傢伙為了要當SP,現在在學截拳道呢!」

堂本光一聞言只覺得背脊一涼。

 

 

只是過了那麼多年,他認為該出現的人都沒有出現。

當他邊想著邊苦笑邁出腳步離開畫廊,一抬起頭卻看到熟悉的身影。

「つよし?」

那人穿著合身的白色T恤,領口被剪得大開,露出白皙的頸項與形狀優美的鎖骨,就連那看起來很柔軟的胸膛也暴露在陽光下,然而下身是剛好卡在胯骨上的牛仔褲,裝飾在褲子上的鍊子隨著他的行動而叮叮噹噹的。

當年清純的短黑髮,現在留長還剪個長短不一的髮型,消瘦的身軀也變得圓潤,那張熟悉的側臉已經脫離小時候的稚氣,變的更加成熟迷人。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堂本光一覺得自己的心臟已經快從口中跳出來。

 

他是不是該上前跟他打招呼?萬一他還是不想見他怎麼辦?

 

被譽為天下無敵地堂本光一卻在此時感到害怕。

只是發現堂本剛的身影及將要消失在轉角,堂本光一還是邁開腳步追上去。

 

「是ねこさん呀~こんにちは~」

在圍牆上休息的黑貓吸引堂本剛的注意,他停下腳步伸出手搔著貓咪的脖子,一邊露出溫柔的笑容用著從來沒變過的黏糊聲音打招呼,完全沒發現躲在自己身後一公尺遠的電線杆後的堂本光一。直到貓咪開始甩著尾巴不耐煩,他才收回手再度邁出腳步。這次直接走進一家服飾店,而堂本光一耶跟著他進入店內,打發了店員,假裝自己在挑選衣服巧妙的用衣架掩飾自己。

看著堂本剛拿起一件件鮮豔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劃著,然後挑了幾件便鑽進試衣間。

堂本光一拿起一件剛剛堂本剛淘汰的衣服,不禁皺眉瞇起眼打量著。

紅底黑豹紋,長過膝的T恤,店員是這樣跟他介紹的,可在他眼裡就是洋裝。他不禁感慨著當年樸素的堂本剛現在的品味變得如此前衛……堂本光一撅起嘴點點頭,將衣服丟給店員,「這件幫我包起來。」

見堂本剛終於從試衣間出來之後,只拿了一件T恤跟牛仔褲,剩下的交給店員,便走到櫃檯結帳。但堂本光一可沒漏看堂本剛那只有一秒的依依不捨的小眼神,於是他擋下那抱著一堆衣服的店員。

「這些衣服也幫我包起來。」

 

堂本光一大包小包的繼續跟著堂本剛,然而這次進入的是蛋糕店。

粉紅色的店面、粉紅色的大門、粉紅色的牆壁、粉紅色的櫃檯、還有粉紅色的店員小姐,一看就知道裏頭不可能會出現女孩子以外的生物。

被譽為天下無敵的堂本光一再度卻步了。

可是堂本剛明顯就是約了人在這家店見面,這點讓他無法不在意。堂本光一硬著頭皮進入,坐在堂本剛看不到的角落,眼神膠著在離自己不遠的圓潤背影,手指心不在焉的翻著菜單。

「咳、不好意思,請問需要點餐嗎?」

柔柔有些發顫的女聲突然打斷他的思緒,抬首是笑容可掬的店員小姐,只是她看起來好像……很害怕?

「喔、嗯、熱咖啡就好。」

只是當他看到進門的人之後,他不禁失笑。自己在意這麼久的人原來只是堂本剛的姊姊:堂本希美。

看著堂本剛見到姐姐開心的模樣,他不禁也一起微笑。只是遠方櫃台裡關注著角落那眼神恐怖又可疑的俊美客人瞬間融化的表情,卻引起小小的騷動。

「他竟然會笑!」

「好帥喔~」

「我去跟他要電話!」

只見比較大膽女店員拿起一盤熱騰騰甜滋滋的蘋果派就走出櫃檯。

「客人,這是本店招待的。」

「嗯…對不起、我不愛吃甜的……」

只見店員的手一僵,依舊不屈不饒進攻。

「沒關係,我們有同仁想認識您,請問方便留個電話嗎?」

只見眼前帥哥挑了挑眉,優美的唇瓣中吐出迷人的嗓音飄入她的耳中……

「這位小姐,你知道人活在世上有絕對的時間概念,但是絕對在世上是不存在的,都是相對的概念,是人在觀測的時候……」

不出五分鐘,店員就端著還溫著地蘋果派,欲哭無淚地宣告失敗。 

 

堂本光一輕易放大絕招打敗來搭訕的店員,卻發現堂本希美已經先行離開,也發現堂本剛也準備離開,便將剩下的咖啡喝完也跟著堂本剛離開蛋糕店。

只見那個人踏著悠閒的腳步繼續往前,看起來像是要回家了。

 

「唔、」才一個轉彎,一股力量把堂本光一給撞倒,「小朋友你沒事吧?」

檢查過小朋友沒受傷,抬起頭,而那個他一直跟著的人就這樣被他跟丟了,無奈地拍拍小朋友的頭,天快黑了,也該回家了。

只是……

 

「嗯…小朋友,可以告訴大哥哥這裡是哪裡嗎?」

 

 

3.

 

『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你是技安嗎!』

 

那日跟蹤失敗的堂本光一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他們當年的對話。

堂本剛因為個性和善,所以很多人很喜歡親近他。只是堂本光一發現了,就算他的朋友再多,可那份笑容總是少了什麼。

除了跟自己在一起之外──這點是堂本光一是看的清楚的。

他不知道堂本剛對於堂本光一來說是不是特別的,可是他可以確定堂本光一對堂本剛來說是特別的。當他知道這一點之後,心就像浸在蜂蜜之中,甜蜜地無法自拔。

 

因為特別,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堂本剛就是堂本光一的。

 

「真是糟糕呀……」他一個翻身將臉埋入枕頭,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這種想法很糟糕,可是他不想反省。

腦海突然閃過那日從藝廊離開而巧遇的背影,「果然還是養在水槽裡好……」堂本光一又一個翻身,雙眸失焦的望著天花板。

他忘記自己何時有了這個想法……

 

對,就是那日,堂本剛對著一個自己臉記不太起來的女孩笑得羞赧的那天。

 

他記得很清楚,那個女孩從某一天開始,突然頻繁地出現在堂本剛身邊。對方好像是跟他一樣是吉他社成員。

一開始偶爾抱著吉他來找堂本剛來討教,之後發現她出現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就連下課十分鐘都會冒出來拉著他閒聊,就連兩人在屋頂的午休時間都想要佔去。

 

那個女孩拿著兩個便當出現在他們班門口,擋住他們的去路。

 

她喜歡他。

 

遲鈍如他,可女孩的意圖明顯到連他都看出來了,心細的堂本剛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堂本光一就這樣站在堂本剛身後沉著臉,冷眼睨視著那個女孩。

「つよしくん,我今天便當不小心多做了,可以一起吃嗎?」

只見堂本剛為難地看著女孩手上的便當,然後垂下眼想著要如何拒絕,站在後頭幫堂本剛拎著兩個便當的堂本光一挑挑眉冷冷一笑,正想伸手直接拉著他走,他卻突然抬起頭。

「不好意思,我中午習慣跟光一一起吃飯,對不起。」

堂本光一的嘴角微微一勾

「走吧。」

低下頭故意附在堂本剛耳邊低聲說著,然後直接牽著他的手繞過女孩離開。

他雖然不記得女孩長什麼樣,可是他記得她當時的表情,嫉妒的難看表情,全部都變成他的喜悅與優越感。

堂本光一對於堂本剛來說是特別的──沒有人可以超越他。

 

只是那個女孩似乎不放棄。

依舊天天來找堂本剛,而堂本光一在那段時間也開始藉故找堂本剛一起做任何事。原以為自己成功的阻攔了那個女孩,只是沒想到還是有間隙。

 

那是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所謂『嫉妒』的情緒。

堂本光一站在教室門口,看著橘紅色的陽光灑在教室裡說笑的兩人身上,笑聲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迴盪著,羞赧的笑容,就連那可愛的虎牙也愉悅的露出來。

他們的聲音突然被抽離,堂本光一卻發現自己無法在往前邁進,只能無力的佇立在門口,眼睜睜看著他的『東西』一點一點被別人給奪走。

嫉妒在緊繃的理智上在震動發出像是蒼蠅振翅的聲音,不斷在腦海中盤旋著。

他努力要讓身體移動,眼前和諧的畫面卻讓他無法動彈,喉頭乾枯的像是快燒起來一般,他只能吃力的蠕動雙唇。

「つよ。」

堂本光一看到堂本剛因為自己的呼喚而展現出來的溫柔笑顏,他覺得自己腦子裡的聲音瞬間消失不見。

本能告訴他,不能把堂本剛讓給任何人。

 

他覺得他該做些什麼,於是他也做了。

「喂。」堂本光一趁著堂本剛去上廁所,一屁股坐在堂本剛的位置,嘴角勾著挑釁的笑容,「妳喜歡堂本剛?」

「是呀,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光一くん」秀眉不禁一皺,所謂的品學兼優的王子,是如此不禮貌的嗎?就算他是堂本剛的朋友她也覺得很感冒。

她突然想起剛剛與堂本剛聊到眼前這個男人的笑容……不禁背脊一涼。

「當然有。」低沉得嗓音將她拉回現實,看著堂本光一歛去笑容,黑曜石般的眼眸閃著她看不懂的光芒,閃的她頭皮發麻。

形狀優美的唇緩緩蠕動著,吐出的話語與堂本剛羞赧的笑容重疊,深深地震撼她的心,久久無法動彈。

 

「他是我的。」

 

夕陽溫柔的包覆著走在自己跟前的圓潤背影,堂本光一望著那隨著移動而搖晃的後腦勺,不禁失神。

「好想把你養在水槽裡……」

前頭的人聽不清他在說什麼不解的回頭,他卻只是眼裡含著笑,深深凝視著那雙閃著光彩的圓潤大眼。

要是只有他自己能看,多好。

 

 

『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你是技安嗎!』

 

只是關於筆的玩笑話,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出他那深沉的弦外之音──你是我的。

如果那句話說出口的話,當年對他來說如此特別的自己,會不會就這樣離自己而去呢?

 

堂本光一再度站在Rosso E Azzurro前,手中緊緊握著當年沒有還的那支筆。

 

不管這次會是如何,他會找到他的。

 

 

4.

 

「堂本先生你好,今天又來看畫了呀?你還真喜歡這幅呀!」看著微笑的米花靠近,堂本光一只是向他頷首後就轉身離開。

只是一踏出畫廊就看到對街一個熟悉的身影,他正想開口喊他,可堂本剛卻頭也不抬的拉開車門直接上車。

堂本剛又要走了,這讓堂本光一徹底的慌了。他不顧來來往往的車輛,直接穿越馬路,可到了對街,卻眼睜睜得看著那台黑色保時捷離開。

「つよ……」

堂本光一卻想起一件事。

他記得堂本剛從以前就喜歡畫畫,當年好像有提過想要讀藝術學系。

站在對街的他不禁回望,難不成他跟這間畫廊有關係?

 

「請問你知道堂本剛這個人嗎?」

當他氣勢洶洶的站在米花面前,純黑的瞳仁直直掃射著對方,可對方卻只是一臉苦笑的搔搔後腦搖頭表示不知道。

沒辦法,這是關於畫家個資問題,畫家本人有想要公開本名,他才可以做告知。

他只是不知道眼前這俊美男人到底是ENDLICHERI老師的什麼人,既然是同姓,該不會是親戚?如果是親戚也不會這麼兇……難不成是ENDLICHERI老師欠他錢?

可是他記得ENDLICHERI家在奈良滿有錢,是小少爺來著,所以根本不可能欠錢……

還是是覬覦他的美貌!?

他又想起來自家老師曾經摸著長長的髮尾,噘著紅紅的唇瓣軟軟的說著:我其實很受男人歡迎喔~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認識堂本剛這個人……」擅自做出結論,然後揚起職業笑容,決定要好好保護自家可愛軟萌的老師,只是看到眼前這張俊美的臉蛋上有著無法掩飾的失落,在那一瞬間他有些心軟。

可惡!顏好了不起呀!

堂本光一撇撇嘴扯了一個難看的笑容,跟米花道謝之後就離開了。

他其實也不是沒想過自己的猜想會是真的,他只是賭一賭。

 

不知不覺踏上那日再次見到堂本剛的路程。

那日他撫摸過的黑貓不在圍牆上,他逛過的服飾店、還有與姐姐相約的蛋糕店都公休,然後到了那日被小孩撞倒的轉角。

明明是個即將奔三十的大叔,卻跟個思春期少女一般帶著期待與興奮,一步步踏在心上人曾經走過的路,堂本光一不禁自嘲。

他突然發現自己怎麼會用「心上人」來描述他與堂本剛的關係。

腦海裡與堂本剛相處的畫面瞬間清晰。

初見時靦腆的微笑、午休寧靜的睡顏、被他戲弄而生氣噘起嘴、站在階梯下微笑望著他的大眼、在窗邊帶著惡作劇笑容彈著吉他唱著光一之歌、在櫻花樹下揚著大大笑容揮手叫他,還有那天痛苦的模樣。

心臟越跳越快,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快要呼之欲出。

 

「ふふふ……」

在不遠的地方傳來熟悉的笑聲,堂本光一下意識躲起來,卻看到堂本剛與岡田准一從房子走出來。

「つよ你送到這裡就好了。」岡田伸出大手溫柔輕拍了拍堂本剛的頭。

「も~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可是比你大喔~比!你!大!」紅脣不滿的噘起來,只是那雙大眼卻是充滿笑意。

「是是~つよ學長~」岡田垂下眼收起笑容,「對了,光一學長有聯絡你嗎?」

堂本剛垂下眼眸嘴角的笑容卻沒有因此消失,「沒有喔~」

「這麼久了還不原諒他?」

「他是笨蛋嘛~」堂本剛收起笑容,眼裡的哀傷漸漸擴散,「我倒是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再見面了。」

 

堂本光一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

岡田准一與堂本剛兩人曖昧的互動,已經讓他非常難受。只是沒想到另外一句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往他心臟刺。

 

我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再見面。

 

是不是該實現他的願望就此永遠消失不要妄想再度介入他的生活?

不甘心、憤怒、嫉妒、悲傷,一口氣在腦海爆發,宛如蒼蠅的聲音再度在腦海裡徘徊。

 

「堂本先生你沒事吧?」

一抬眼就看到米花擔心的臉龐,轉過頭又是那幅畫。

 

『Rosso E Azzurro』

 

「我問你,要是想到一個人就會變得不像自己,這是什麼現象?」

堂本光一凝視著眼前的畫,他覺得自己可以在這裡找到答案。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戀愛吧,堂本先生正在單戀誰吧……所謂的單戀呀,只要想起對方就會覺得開心,覺得他很可愛到不想把他讓給任何人,想要寵他、幫他實現願望,單戀的過程雖然痛苦,可是會發覺真實的自己,單戀就是如此美好的東西。」米花與他比肩,看著那幅強烈情感的畫作,「啊、這是我們ENDLICHERI老師說的喔!」

 

堂本光一微微一顫,他覺得這個話很耳熟──是堂本剛曾經說過的。

那時只是在討論送情書的那些女孩子。

他還記得堂本剛垂下眼簾嘴角噙著一抹溫柔淡淡說著:「所謂的單戀呀,只要想起對方就會覺得開心,覺得他很可愛到不想把他讓給任何人,想要寵他、幫他實現願望,單戀的過程雖然痛苦,可是會發覺真實的自己,單戀就是如此美好的東西。」

他那時候還嘲笑他的想法像個女孩子一樣麻煩。

 

「是嗎……」

他知道了兩個事實:

ENDLICHERI是堂本剛。

以及原來自己早就喜歡上堂本剛。

得到這兩個事實讓他豁然開朗。

 

 

只是,他永遠都不想見到他。

 

堂本光一覺得自己鼻子一酸眼眶在發熱,宛如黑曜石的瞳仁僅剩下後悔與絕望。

***************************************

D本K一難過表示:我要把畫搶走!!!!! 

然後他又被保全先生給扛出去
↑很愛保全的人

我終於更了

最近忙著婚事跟被ftr閃

一個暈頭轉向

然後整篇被我寫的逗比去了wwwwww

原本星期三可以更的 結果中間三分之一的內容被我改了(攤手

下次就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更了~

以上

评论(11)
热度(79)

© RORO禎 | Powered by LOFTER